久章草在线影院免费视频

书名:文化线路在中国

作者:丁援、马志亮、许颖

字数:306千

印张:23

页码:368 

开本:小16开

包装:平装     

用纸:世博纸

定价:138. 00元

ISBN 978-7-5473-1646-7

中图分类号:①K203

读者对象:大众读者,历史、旅游、建筑爱好者

出版日期:2020年7月第1版第1次

出版社:东方出版中心

 


作者简介

 

丁援,建筑学博士,城市规划专业博士后。曾留学德国。主编《文化线路研究丛书》《一本书读懂中国建筑》《中国文化线路遗产》并出版专著《文化线路:有形与无形之间》《堪舆:被遗忘的中国式背景》(英文)。现为中信建筑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副总规划师,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共享遗产委员会专家委员。

 

马志亮,国学博士,建筑学博士后。主要研究方向为文化线路及中国文化史。著有《样式雷》《武昌老建筑》等。

 

许颖,国学博士,城市规划博士后。主要研究方向为文化遗产保护与城市历史。著有《武昌老建筑》,译有《武汉城市简史》等。

 

 


本书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向读者呈现了对中国历史发展产生过深远影响的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西南丝绸之路、茶马古道、巴盐古道、蜀道、武当神道、长江近代航线、大运河、万里茶道这十条文化线路,以及这些线路所承载的文化遗产。这些线路对我国不同区域间文化的传承、交流和发展有着重要意义。

目录

序言

前言

丝绸之路:东西对话之路

海上丝绸之路:中西文化交流与融合的见证之路

西南丝绸之路:穿越高山密林的中华文化传播之路

茶马古道:西南民族大走廊

巴盐古道:蜿蜒在巴楚之间的文化纽带

蜀道:见证2000年西南历史的交融之路

武当神道:建筑与神话异体同质的问道之路

长江近代航线:西风东渐与自强求富之路

大运河:中国文化的“认同之路”

万里茶道:从朝贡到商贸,以茶为媒的千年对话

作为无形文化遗产的文化线路

后记

内文摘选

冯天瑜

 

如果把各民族、各国度的表现比喻为一幕幕悲喜剧,那么,诸民族、诸国度所处的地理环境便是这些剧目得以表演的舞台和背景。

地理环境对人类文化创造的影响是真实而多侧面、持续而深刻的,但这种作用主要又不是立竿见影的。在通常情况下,地理环境只为文化发展提供多种可能性,至于某种可能性以某种形态转变为现实性,则取决于人类的选择。人文因素(经济的、政治的、心理的)具有选择能力,使人类可以在同一自然环境内创造不同的文化事实。而无定的人文因素又不能绝对自由地纵横驰骋,必须以相对固定的自然因素为物质基础,把握自然因素提供的可能性,去创造文化的现实性。

《管子》曰:“地者,万物之本原,诸生之根菀也,美恶、贤不肖、愚俊之所生也。水者,地之血气,如脉筋之通流者也……”中国古人逐水而居,“水者”就是中国文化最主要的地理环境,而河流、水道则是形成中国文化线路的重要基础之一。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常说黄河、长江是我们的母亲河。

《文化线路在中国》一书介绍的十条文化线路中,有五条是和河流、水道密切联系的,并且大部分是南北走向的。其中万里茶道、巴盐古道、武当神道和汉水相关,海上丝绸之路是中国古代海上贸易的线路,大运河是隋唐以后中国南北交流的主动脉。唯一的一条东西走向的线路长江,则因其在中国近现代转型中的重要作用,成了一条东西方文明交流的通道。

中国地理大势西高东低,河流多为西—东流向,故东西向水运畅通,而南北向水运受阻。而另一方面,水运较陆运价廉,当南北物资、人员沟通规模增大之际,南北向水道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并且往往更能体现人类创造文化的力量。

在我的《中国文化生成史》中,也特别提到了运河。运河是完全人工的产物,著名者当推灵渠与南北大运河。灵渠系秦始皇为统一岭南,令史碌兴修。该渠南北向,沟通长江支流湘水、珠江支流漓水,联系长江、珠江两大东西向平行水系。灵渠历代屡有疏浚改建。我1995年前往观看,见该渠设斗门多座,顺次开闭,使船只越过高地,渠水可自流灌溉。灵渠至今仍发挥南北航运及灌溉作用,令人钦佩先民因势利导、锐意创制的高超智慧。大运河是沟通黄河—淮河—长江等东西向水系的大制作。这项历史性工程始于春秋末期吴国挖掘邗沟(在今江苏中部,后称里运河,连接淮河和长江)。南北运河的大规模开凿是隋炀帝杨广执政时展开的。灵渠与大运河的开凿,是人类依凭地理环境又加以改造的杰作。它们生动地宣示地理环境是必须尊重的,同时也可以因势利导地进行整治。在尊重自然与改造自然的统一中,谋求人类的福祉。这些也是“文化线路”的本质所在。

在本书中还提到了另外几条重要的陆路线路:丝绸之路、蜀道、茶马古道和西南丝绸之路。这些线路有的古老逾两千年,有的线路相对年轻,有的道路十分艰险,有的现在已经成为世界遗产,有的还不太受到关注。然而,这些线路都同样体现了战争与和平、交流与发展的主题。

我在讨论“丝绸之路”这一联系亚欧大陆东西两端的大通道开辟的三大动因时提出,丝绸之路是由军事外交、商业贸易和宗教传播这三种伟力的交相作用所推动。我以为,今天我们所研究的“文化线路”的产生也大多如此。

祈望四海一家,化被天下,是中国人早在先秦即已形成的一种诉求。而自秦汉大一统帝国建立的开始,形成“御胡”与“拓疆”战略,至汉武帝(公元前140—前87年在位)时,“勤远略”得以大规模实施,汉民族的活动空间从黄河—长江流域扩展到更广阔的空间,甚至延伸至中亚广袤的草原、沙漠和雪山。正是这种军事外交的诉求,使得那些雄才大略的政治家都热衷于开辟新的化外之地和化外之路。

另一方面,民间和官方的贸易,在客观上助推了线路遗产的畅达。不同民族、不同地域人们的贸易交流,不仅使人们的生活更为便利,而且各地政治、经济、文化呈现出的成绩,也会推动不同文化间的对话。以丝绸之路为例,这条中西通道的开辟,商业之力更在军事外交的先头。

此外,宗教作为人们对“终极关怀”不倦追求的产物,往往使信徒产生排除万难的精神力量,勇于孤行独往、百折不回地求经、传道,从而成为文化线路生成之路上的一支异军。如丝路上东晋僧人法显“慨律藏残缺”,“至天竺寻求戒律”,其行迹的遥远连“汉之张骞、甘英皆不至”。

丁援君是我以前的学生,在学术上他勤思而少作,但让我欣慰的是,他的“文化线路研究”与我的“文化生成史研究”是一脉相承的。

“文化生成”有一个从自在到自觉的过程,正如“文化线路”有一个从交通孔道发展形成“线路文化”的过程。在文化的无尽征程中,线路既是载体,也是结果。“中国文化的生成与发展”是一个大题目,“文化线路”可以成为深入研究这个宏观题目的一个中观的视角。

生也有涯,学也无涯,以有限的生命去了解无穷的中外古今,是力不能企的。当我们不禁问“文化是什么?文化从哪里来,向何处去?”我们不妨顺着这一条条的“文化线路”做思想的旅行。

“出乎史,入乎道”,可成矣。

是以为序。